观点|难忘北京冬残奥:世界以痛吻我体育报之以歌

同时,这个舞台也让我们大多数人学会建立更平等的视角——共情同在,一起向未来。

2015年申奥成功后,相关的政策、资源、措施等投入逐步增强。自2016年起,连续举办“残疾人冰雪运动季”,为残疾人融入“带动3亿人参与冰雪运动”搭建平台。

2022年3月3日,在《中国残疾人体育事业发展和权利保障》白皮书发布会上,中国残联副理事长王梅梅介绍,“自2015年至2021年,全国开展的冬残奥会大项由2个拓展到6个,实现了比赛大项全覆盖;运动员由不足50人发展至近千人。”

本届冬残奥会,中国代表团派出96人参加6个大项和73个小项的比赛,而北京冬残奥之前,我国参加冬残奥会的最大规模是在2018年的平昌,共有26名运动员参加5个大项、30个小项的角逐。

争金夺银令人目不暇接,开赛第一天就创造了“一个小时斩获六枚奖牌”的纪录,快到有媒体笑称“小编发稿速度赶不上奖牌的诞生速度”。

最终,中国代表团取得18金20银23铜共61枚奖牌的佳绩,历史上首次位列冬残奥会金牌榜和奖牌榜的双榜首!

在惯有的叙事结构中,体育对于残疾人运动员在性格、价值观、人生方向等的改变和塑造往往是决定性的。体育是他们连接这个世界的入口,也是实现自我、通向未来的一个出口。

残疾人运动员,和所有以梦为马的人一样,只要站上赛场,他们追求“更快、更高、更强、更团结”的信念便与他人别无二致,甚至因为那些已经预设好的艰难选项,更能凸显奥林匹克运动深刻的内涵和意义。

“00后”女孩张梦秋每次登上领奖台都会换一个发型,她说自己想更酷一点。中国轮椅冰壶队循环赛越战越勇,手感全开的二垒选手张明亮,赛到兴奋时还哼起歌来。

1964年出生的比利时选手琳达·勒邦从20岁起就参与高山滑雪项目,2012年被诊断出患有视觉障碍。15个月前,她才开始训练视障高山滑雪项目。

而现在,57岁的她已经在北京开启了人生中的第一届冬残奥会——“滑雪运动不只属于年轻人。赛道很难,但我非常享受比赛。”

此外,本届冬残奥会的无障碍设施和服务保障工作受到多国参赛运动员的赞美,被称为“有爱无碍”。

对于社会发展而言,建立在尊重、理解基础上的关注和帮助,是促进残疾人与健全人彼此融合的基础。

对于大众而言,残健共融的理念,应该是一种更平等的视角,一个互相倾听的姿态,也是一起向未来的最佳注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