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俱乐部文化足球的故事—鲁能泰山1999年双冠王的背后

1999年鲁能泰山队的双冠王开辟一个新的时代,这预示着中国足坛新的一个霸主诞生

在1999赛季,作为当时甲A联赛的一支老牌强队,山东鲁能泰山曾靠着一帮本土球员创造不错的成绩,但与大连、上海这种传统豪门相比,还差得很远,特别是大连队,那简直就是鲁能泰山的克星。山东电力接手之后,对我们的投入很大,山东鲁能泰山队也有了一个新的改观,甚至引进了队史上的一名外援,但是要是想在中国足坛上站得住、叫得响,还需要一个说服力的冠军。当时那个赛季,请来巴西名帅拉扎罗尼的上海申花加上原来的甲A老霸主大连万达都被看作是冠军的有力争夺者,就是在不被看好的情况下,桑特拉奇(桑尼)带着他的弟子开始了一个神奇的赛季。

作为老山东球迷来说,之前的故事就不再赘述,相信大家都已经是听了,不知道多少遍了,现在我说一些幕后故事。

1999年的5月份乌拉圭外援罗麦多来到鲁能泰山俱乐部,在山东的这段日子,他真是倒霉到家了。刚开始,大家对他寄予厚望,认为凭借他乌拉圭第三前锋的实力,能够加强我们队的攻击力(罗麦多可是在乌拉圭豪门佩那罗尔有着辉煌战绩的,1995年,罗麦多不仅收获了自己职业生涯当中的第一座冠军奖杯,同时也在联赛中攻入8球,而第二个赛季,他依然完成了球队荣誉和个人数据的双丰收。这也让他深得球队主帅格雷戈里奥·佩雷斯的信任,在1996年执教意甲卡利亚里之时,佩雷斯便将罗麦多一同带到了意大利。值得一提的是这个时期罗麦多还入选了乌拉圭国家队,在96和97两年间,罗麦多代表乌拉圭国家队出场9次)。

但是在5月2日泰山队客场战四川的比赛中罗麦多的大腿肌肉拉伤。从此,他就伤病不断。在场上他始终没有找到射手的感觉。到5月12日最后一场比赛之前,他只用头顶进了一个球。

5月20日,打完主场对辽宁队的比赛,罗麦罗和朋友外出吃饭,当晚,瓢泼大雨,他们坐的面的撞到了路中间的一个电线杆。罗麦罗头部受伤,缝了7针。在5月2日下午一次与二队的训练比赛中中,他的头皮又被二队队员铁头谢永亮撞开。这一次,缝了6针。头伤刚好,在5月17日的训练中,他的左小腿肌肉拉伤。罗麦罗每天只能孤独地在场上跑圈。伤好后,他彻底地成为替补队员。

5月26日,足协杯半决赛第二轮,泰山队在延吉客场作战。在赛前战术会上,桑尼又把他列为替补。会议结束后,已经恼羞成怒的罗麦罗当着大家的面说要和桑尼谈话。桑尼边往外走边说:“比赛后我们再谈。”罗麦罗尾随着桑尼,大声喊着说:“我想现在就谈,你为什么总把我当替补?这样的话,我连替补也不想当。”桑尼没有理他,继续向前走。罗麦罗生气地回到了自己的房间。球队总经理邵克难目睹了这一切,邵总对桑尼说:“把罗麦罗交给我吧,他的思想工作由我来负责。”(实际上这里也看出当时鲁能泰山队的不专业,球队总经理实际干预了球队主教练的用人)在下半时,罗麦多被替换上场。

5月12日那天是一名难忘的日子,鲁能泰山和大连队将展开足协杯的决赛,泰山主力队员们在场地里作赛前热身时,罗麦罗表情沮丧地坐在更衣室里的沙发上。自5月底罗麦多从乌拉圭休假回来,到现在还没有打一场比赛,今天很有可能也不会让罗麦多上场了。桑尼的翻译李良石和队里的葡萄牙语翻译白家麟站在他的对面,望着这位号称乌拉圭前三号前锋的球员,而现在是鲁能队的绝对替补,简直是暴殄天物,白家麟没话找话地问罗麦罗:“你听说过有人把南斯拉夫的足球风格称作欧洲拉丁派吗?”罗麦罗答道:“我只听说过英式足球、德式足球,还没听说南斯拉夫派足球。再说,南斯拉夫没拿过世界冠军,它会有什么派?”

白翻译听出了罗麦多的话外之音,这个话题没有继续下去,其实直到比赛前,罗麦多的情绪还是不稳定,但是罗麦多毕竟是一个职业球员,当机会来临的时候,不但会抓得住,也会放平缓自己的情绪。

上半时进行到35分钟,一瘸一拐的宋黎辉就多次给我们打手势要求换人。桑特拉奇不时扫视着替补席上的队员,最后嘴里嘟囔着:“还是让罗麦罗上吧。”听到桑尼的这个决定,球队的工作人员心里是在打小鼓的,因为这场比赛很有可能是罗麦罗在中国的最后一场比赛,很多人怕他在最后的比赛中出工不出力啊!但这种担心很快被打消了,在这场比赛之前只有一球入的罗麦罗有如神助。

当比赛进行到第90分钟,大连队皮特突然射门,球应声入网——2:2打平。此时,第四官员举牌,表示伤停补时4分钟。大连队的科萨和替补席上的其他人欢呼雀跃,提前欢庆胜利。桑尼气得冲到赛场内,嘴里大骂着。工作人员连忙也冲进场地将他拉回来。不仅桑尼绝望了,全场球迷也绝望了,当时的我起的想关电视。但奇迹出现了,在离比赛结束还有1分钟的时候,又是罗麦罗,他打入了获胜的第三粒进球,使鲁能泰山队在最后一刻起死回生,使所有山东球迷又从地狱回到天堂,挽救了鲁能泰山队,也挽救了之前错过空门机会的宿茂臻。

裁判的哨声终于响了。全场沸腾了。鞭炮声噼里啪啦地响了起来,经过半小时的狂欢庆祝后,桑尼抬腕看表,他发现手表的指针奇迹般地停在终场哨声响起的一刹那。历史在这一瞬间被定格了。上帝与桑尼同在,上帝与鲁能泰山同在。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