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泽马:我是独一无二的球员;我想带着金球奖睡觉

34岁的本泽马,获得了自己人生中第一座金球奖。在接受《队报》采访时,他以各种方式审视了自己的职业道路,并谈到自己一路来的感受。

喜悦、骄傲、还有很多回忆,我脑海中想到了很多画面。在所有的运动中,没有比这个更好的个人奖项了,因为它是金球奖。它与众不同、令人心动、美到极致。你买不到它。这是属于我的,这是我自己拿到的,这是一件疯狂的事情。

这是注定的会面。它与我的生活、我的事业、我的故事有关。我不能在没有它的情况下结束我的足球生涯。我必须得到它,我想得到它,我为此付出了一切。金球奖不是一种执念,而是我脑海里让我感到疯狂的东西。我们必须清楚如何去实现,我不断的接近它,最终我抓住了。你获得了金球奖,在足球历史中留下了你的印记。我踢足球是为了留下一些东西,哪怕只是一个动作,一种感情。

我的妈妈、这是她对我的期望,她总是对我说:你是最棒的,你会赢下金球奖的。这跟特别,她十分确信这一点。当我为新赛季做准备时,我与我的父母,我的兄弟们交谈……我的母亲对我说:我希望你脑子里还想着金球奖。

这超越了一切。这是一个个人奖杯,但它将永远是集体荣誉,与我的队友一起,也包括那些场外的人们。我与我的朋友、我的邻居、我的球迷以及每一个人分享它。这是我的金球奖,但实际上这是大家的金球奖。

所有合适的材料都混合在了一起。你在等待你的菜品或者甜点。你去餐厅,你说:今天我就是为了这个而来,不需要添加任何其他东西,什么都不需要。作为一个法国人,在齐达内之后获奖很特别,令人印象深刻。他是一名伟大的球员,他就像我的哥哥,我通过他和大罗学习踢足球。

可以说我是他的接班人,即便我们不是同种类型的球员,他在比赛中表现得更好(坦率的微笑)。

我要带着它睡觉,我要做一个仿佛拥有第一个可爱玩具的小孩子。每次我看到它,它都会让我想起自己的童年,年轻时的画面就会涌上心头,不知道会持续多久,也许永远不会结束。这是我的人生,从一个小皮球到金球,一个孩子的成长史。这太不可思议了。

对手的禁区和我的直接对手。我会在几秒钟内观察并分析我的防守者,他在哪里,他的行为,他是否会对我十分强硬,或者他是否会给我控球的时间。这一切都发生得很快,眼睛将这些传递给给大脑,我就明白了。我的比赛在开球时就开始了。

没有。当我走下楼梯时,我只是稍微提高一下自己的注意力。作为队长,我转过身看着我的队友们,将这件事也传达给他们:就是这样,来吧,我们上吧。

美妙的画面,就是这样。我听到了球迷们的声音,我的肾上腺素在飙升,有人在向对手喝彩,等等。我知道我爱的人在哪里,我们看着对方,这有一种联系。这是我需要的,没有它我就不会开始比赛。

我不看球在那里,而是看谁在拿球,然后我就知道该站在哪里了。通过一个动作,我要确保能预测到球会飞到哪里。我专注于比赛节奏,从而采取正确的移动,但我的目光会关注所有地方。

在禁区里完成动作并取得进球。或者当球刚刚经过中场,我在最后的30米区域,我喜欢在那里控球,让整个球场出现在我面前,这是我观察并阅读比赛的地方。

如果你想提速,最好在拿球前看清楚。所以你必须要观察,要知道你要做什么,你要学会这些。控制、防守、一脚触球、进攻、延误对手进攻,我有很多种可能性,所以我必须亲自了解情况才能知道如何去做,我要考虑接下来可能发生的情况,而不是我想去做什么。我环顾四周,思考下一步行动,并取得额外的场面优势。

是的,但我不会把注意力都放在我身边的东西上,而是相反的情况,因为远处可能存在空间。如果我发现了,我会以一种方式将球转移到另外一边,希望他们能预料到我发现了空间。或者说如果我们的一名中场球员把球给我,我知道:在这里,它会是这样,在另一边就是那样,那会很棒。听起来这很简单,这是真的。

我与齐达内谈过这些。我们有时会因为错过的传球而感到沮丧,因为那对我们来说似乎很简单,但实际上……我说:“这是一个简单的传球”,他说:“好吧,对你来说很简单,但你必须考虑其他球员,站在他们的角度思考问题。”

在我的脑海里,足球是一项简单的运动,一次触球,另一次触球,移动,接球,分球,得分。所以,对我来说很简单的东西对另外一个人来说可能很复杂。我不是其他人,其他人也不是我。

我的眼睛一直在观察所有地方,在现代足球里我们不谈论视野,不再是“我拿球,看到了什么才知道该如何去处理”,而是“谁在传球、谁在得分、谁在射门、谁在过人、谁跑得最快、跳得最高”,要成为一名伟大的球员,首先要有头脑、视野,然后是脚下功夫,这是很重要的。

这取决于哪名球员。有了莫德里奇,我们不需要彼此交谈,我们可以用眼神交流。他看着我,他知道我会如何移动,我看着他,我知道他会传向哪里,我们都知道会发生什么。面对巴黎的比赛,所有人都认为他会分边,但我知道他会完成那次传球,他也清楚因为我停下并往回退。这是视野、移动、头脑,然后是脚法。在伟大的球员之间,一个眼神就足以解释一切。

一样,我用一分钟观察他们,观察他们对我的态度,他们的动作。当我拿球的时候,我会改变我的控球方式,然后我就知道他们在哪里会很挣扎。

是的,经常这样,很好笑,这是真的,非常有趣。你会遇到一个后卫,做这样的事情然后发现这是没用的。防守球员可能想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我告诉他们:听着,你可以这样,但要好好踢球。我对这种直接交锋不感兴趣,我不喜欢这些。我看到过防守者眼中的侵略性,是的令人感到讨厌,不需要理由。

是的,这不会给我信心,但我会利用这些寻找他们的弱点。当你看到不情愿、犹豫的眼神时,你必须好好利用这些。

我已经在赛前了解他们了,我想了解他们哪里出色,哪里有问题,这可以提供帮助。

不一定,这要视情况而定。对毕包的比赛,克罗斯把球传给我,我直接射门得分,那是一个顶级进球。我没有看守门员的位置,因为在之前我看到门将距离近门柱非常近,所以我直接射向远门柱,我之前就知道了。我的队友,他们每个人,我都知道他们要去哪里,他们要做什么。这对我来说很简单,因为这些就在我的头脑里。我也花几分钟去了解我的对手,随着比赛的深入,我了解的就越多。

还没有到成为旁观者的地步。但当我感到累的时候,或者比赛很焦灼,我的视线可能会离开一会,但不会很长。我会看看看台或者其他地方。但当你错过两三次机会,或者连续两次越位的时候,我会告诉自己尽管回到比赛状态。

所有的一切。球迷的声音、队友的声音、教练的声音,所有的一切。我听到每种声音,注意到每件事情。对我来说没有问题,这是一场演出。

视情况而定,我听到很多声音但我专注于自己的事情。举个例子,当我射门时,我会听球发出的声音,我就会清楚有没有打上力量,是射正还是射偏了。另一方面,球传给我时发出的声音不会影响我接球和控球皮球的方式,最重要的是调整我与球之间的关系,是去移动还是停下来,我与球门之间的位置,我必须调整自己的位置以及身体的方向。

是的,我不太喜欢这样,但这种情况越来越少了。举个例子,我告诉过维尼修斯:“你不用喊我的名字,别担心,我看到你了,我知道你要做什么。”你喊叫会给防守球员提示,让他们提前防守,然后你也干扰了拿球的那个人。我知道我要做什么,我会突然对自己说:也许对手去了那里,我必须做出改变。有时你会做出错误的选择,错误的转移,因为它干扰了你的本意。

Karim、Nueve,看情况,或者Kariño(西班牙语中cariño意思是亲爱的),我则叫他们维尼、卢卡,以前大家叫C罗为克里斯。

不,他更喜欢做手势。当你看到他不高兴的时候,他经常会说:你在做什么?(笑)我什么也不会说,因为有时这与个人表现无关。我知道那是什么意思,为了全队你必须重新投入进比赛。我们的关系很好。

穆里尼奥则会说很多话,但那是另外一种方式,另外一种足球,会更紧张。他有时大喊,有时欢呼,什么都有。他可能在扮演好人,也可能是扮演坏人,但他仍然是我遇到过最好的教练之一。当齐达内不高兴的时候,你也会听到他的声音。

这很重要。例如当你接到球,过人失败,射门偏出时,如果他们开始嘘你情况就会变得困难。但当他们鼓励你时,你会怎么做?当球到你脚下,再试一下,下一次也是一样,也许你就能得分了。说到底这很重要。

我踢球就是为了这个,我喜欢所有的观众都能感受到这些。在场上我能接受球迷们发出“哦哦哦哦”或者“啊,他在做什么”的声音,大家希望射门必须得分,但这很困难,你的前面是最出色的门将们。但我也感受到人们高喊“Aaahhh, naaannn, maaaaiiis”时的心情。这是我试图提供的,让球迷们开心,即便是一次传球,一次好的控球,一个除了我之外没人见过的传球,不是进球,就是一次传球。

当你看我的比赛时,我希望你能说:这个球员做了一些疯狂的事情!这都是很疯狂的事情!当你仔细观察球员移动时,你会说:这个球员离开了,吸引了三名球员的防守。然后我假装去那里,实际上去了另一边,这样对方就会发现自己孤独的待在那里。

是的,比如我要罚点球的时候。就拿对阵曼城的比赛来说(欧冠半决赛皇马主场3-1曼城),我的耳朵里充满了噪音,感觉自己在飞机上。我努力集中精神,然后噪音就轻轻消失了。你可以看到人们在说话,但我听不见,我只看见他们的嘴唇在动。

是的,在伯纳乌、在法国队、甚至在里昂,这都是很艰难的时刻。嘘声的到来意味着你在一段时间内没有做正确的事情。你必须对自己说:我要做什么才能摆脱这一切?继续这样、失去信心、感到害怕然后成为一名普通的球员,一直被嘘?或者改变这一切,因为我知道自己的能力,我可以得到球迷的掌声。你必须做出选择。球迷的嘘声让我头疼,当你回到家,你要尽量不去思考这些。这很困难,但也可以让你走得更高。

有,但我不在意。在场上辱骂对方、顶牛、推搡,我不明白这有什么意义。我不感兴趣,我是来踢球的。

实话说已经很长时间没有了,即便有个球员使劲撞我,他也会在赛后道歉,只要你好好踢球,没有问题。

事实上,你会感到一切都要炸裂了。对阵巴黎,我知道我要做点什么……嗯,不是说我要进三个球,但我感觉一切都不一样了。更衣室、我的注意力、队友、球迷们,一切都不一样了。你会觉得要发生什么事情。

在球场上他们的气味很好闻!像齐达内、大罗,他们闻起来很香(笑)。这是一个正确的选择,也是准备比赛的简单方式。

我想是的,因为我的比赛方式很简单。就拿对阵曼城的点球来说,当我和我的弟弟谈论这件事时,他会对我说:你疯了!之前你在一场比赛中罚丢了两个点球,所以你不该罚点球。现在到了半决赛,4-2的情况下,你要去主罚点球。

这对我来说很简单,我必须这么做。上一场比赛,我射向右边,我的强侧,门将扑出去两个。这次射左边还是右边?事实上我要去做一个齐达内式射门(勺子点球)!这就是我的想法,踢球就是做看似复杂的简单事情。

太棒了!你喜欢这种感觉,取得重要的进球,当每个人都处于压力之下时,这是一种释放。这是一件疯狂的事情,你会感到自己对队友的重要性,我能从他们身上感到这一点,然后就是胜利的感觉。

如果你输了,那是因为你做错了。如果你尊重你必须做的事情,考虑到我们的球队实力,我们不应该输掉比赛。你踢得很糟糕,你不能接受失利,但至少你要知道原因。最糟糕的情况是踢得很好却输球了。控制了局面,看起来不错,门将把球都解围出去了,但对手因为一次进攻就进球了,这是最致命的,最糟糕的感受。

复仇?不,我很早就被提名了(2008年),但我距离金球奖太远了,即便有时我本可以获得更好的名次。去年我们没有赢下任何东西,我最终获得第四名。我还需要做到更多吗?好的,那我去做。但这不是复仇,我独自工作,从最基础的开始。我的生活就是这样。

在训练中,我要求阿拉巴、米利唐和吕迪格要像在比赛中那样防守。他们是最棒的,也是最有效的防守者。我们不会毁掉自己的双腿,但我们很拼命,他们不会让我轻松过掉他们。然后我会在球场上做好准备。我不会想“我要吃掉他们”,那是年轻人要做的事情(笑)。我没有那么想,我只是想有所作为。当我走进球场时,我对自己说:我会撕碎一切,我要打破笼子!

我使用所有的位置,但我最喜欢用脚外侧踢球。我观看并学习大罗的控球技术,但我不能做到他可以做到的事情,不可能。你可以从他的触球中看出来,仿佛在爱抚足球,他的动作十分流畅。我需要那种感觉,自己的目光不在球上,而在更远的地方。我不想搞砸这些,我希望干净、美丽的足球。当我想控球时就轻抚它,在我射门时就猛击它,或者当我想停下它时我会更加小心,这要视情况而定、

是的,我正在熟悉,但不太自然。我会更努力去射门。当我用右脚时,会更加精准,像外科手术一样。

本能?这是唯一的事实。我是一个天生的球员,我不认为我能做到我想的每件事,但球在那里的时候,这就是一种本能。

你总是需要一点运气,你要寄希望于将要为你传球的人。我总是对那些想找我的人说:我会经常移动,所以要把球传到正确的区域,而不是找我这个人,接下来我会想办法的。如果他们能找到正确的区域,即便是在1v4的情况下,我也能得分。

你总是会有一个想法告诉你去做这件事,然后你会进行选择。我听从我的直觉去做。当我用“也许”的时候,我就错过了机会。

我的直觉更多的是关于射门与终结,剩下的更多的是比赛感觉。我通过移动来感受自己的身体动作,就像当我预测防守队员的动作。对阵巴黎的第三粒进球真的就是我的本能,直觉告诉我,我要继续我的路线,球还没有进,我已经去庆祝了,这就是本能。

是的,这一直是指导我踢球的方式,我对此深信不疑。这不仅仅是为了传球而传球,表面上看是这样,但其实不止于此。我的每次控球,总是为了确保我面前有创造空间的可能性。

是的,我努力做到这一点。有些人赛前对我说:偏了就是偏了,没关系。但这取决于球是如何来的,你如何触球,以及之后会发生什么。重要的不只是结果,一切都重要。如果你向外侧的传球不在接接应球员的线路上,他就要减速,一切都改变了。

从我在赛场的表现看,是的,但这不仅仅取决于我个人。我所做的每一件事,即使是一个简单的传球,一个简单的动作,都取决于它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我是在足球艺术家陪伴下长大的,例如齐达内和大罗。尽管我们看到了那么多伟大的球员,但他们是属于另一个层次。C罗和梅西也是艺术家,因为你不能做他们所做的。

大概中间吧。我们感受同样的足球,有一些相似之处,但我无法做到像他们一样,这是不一样的。我不能像齐达内、大罗一样,我不能。我是看着他们踢球成长起来的,一直受到他们的鼓舞。我是独一无二的,我有我自己的比赛方式,你不能拿我和他们相比,C罗和梅西也是同样如此。我就是独一无二的。我成为了我梦想中想要成为的球员,可以帮助队友,自己进球,可以在重要比赛中做出重要的决定,拿出精彩的表现。就我个人所做的一切来说,我就独一无二的。

我不能拿自己和其他球员比较,关于发生在我身上的一切,不仅仅是足球,因为一切都太不一样了。有时候,发生在我身上的事对我来说太艰难了。

这是我人生中的一课,不是别人的,也不是给别人树立的人生榜样。我从底层开始,最后到达顶峰。我走了很长一段路,有美好的时刻,也有悲伤的时刻,我的家人,我的母亲,我的父亲都在哭泣。不仅仅是足球,这一切超越了金球奖。

本泽马确实是儒雅的球员,职业生涯几乎没拿过几张黄牌,“有,但我不在意。在场上辱骂对方、顶牛、推搡,我不明白这有什么意义。我不感兴趣,我是来踢球的。”

“当C罗在皇马时,本泽马谦逊地留在幕后,因为他知道那样对于球队的意义,但现在他走到了台前。本泽马现在34岁,他是世界上最好的9号球员,到达了另一个等级。进球、助攻、串联、控制节奏,他无所不能。”

这个访谈质量是真的高!!我从来从来从来从来从来都觉得他是世界前三的前锋!现在就是当之无愧的第一!还有一点,怎么没人喷本泽马是远古吹?看看他怎么崇拜罗纳尔多……

还记得本泽马右手小拇指骨折时那段时间,C罗远走尤文,贝尔状态低迷,皇马甚至在为欧冠资格挣扎,锋线上只剩本泽马一人,本泽马毅然选择放弃手术,保守治疗,经常要吃止痛药,以至于后面小拇指畸形,所以看到本泽马每次比赛手上都要绑着绷带

这个访谈从语言到内容都能感受到大师级的水准,很久没有在看完球员采访后感觉学到东西了

这真的是一篇很真实的采访,其实很少看karim说这么多的,他现在也真的是很成熟了,金球奖一定意义上,对他的人生来说,也是个新的开始吧。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